[ 牙科 - 牙周治療科 ]

水激光 割脷筋

很多小朋友說話口齒不清,多懶音,長輩或會取笑他「黐脷筋」。別以為這是說說笑而已,因為孩子可能真是「黐脷筋」。這種脷筋過短引致發音不準的病症,醫學上稱為「舌繫帶縮短症」,昔日要透過外科手術切割舌繫帶,令舌頭回復正常伸縮能力,糾正發音不準問題。

小小年紀要進行割脷筋手術,一聽見就嚇死。幸醫學進步,今天可以利用最新的水激光,在十五分鐘內快速完成割脷筋手術,兩小時後就可以正常進食!十三歲的Sabrina,三個月前,舌頭肥大呈W形,用力向外伸出,最盡只能伸到下唇;如今經手術修整,舌頭回復正常形態,舌尖呈三角形,伸出幅度大增,幾乎可以觸及下巴。

她不是能人異士,只是普通少女一名,她的舌頭,原來就是這麼長,只是以前因為舌繫帶過短,限制了舌頭的活動能力,不但無法正常伸出,更引致令她無法正確發音。「以前有些L音,好努力都無法講得到,例如『呢度』,會說成『A度』,『日曆』會說成『日翼』……」Sabrina說。
家人取笑 輕鬆度日
Sabrina的咬字不清,媽媽蘇太一早發覺,最初以為是小孩子的懶音,大一點自然能糾正。還是父親夠醒目,知道這種情況可能是舌繫帶過短,即俗稱的「黐脷筋」,兩夫婦悄悄觀察,趁她張開嘴巴說話時,檢查舌頭向上彈時舌筋的長度,發覺真比常人短。由於長輩曾提及這情況昔日要用剪刀剪斷脷筋,兩夫婦聽完都怕伯,沒想過要女兒受此痛苦。

「其實都不算嚴重,她只是說中文時,有個別字發音不準,英文發音沒有問題,我們一聽到她說不清,即要她認真再說一次,她也說得接近。加上今時今日的老師都不要求學生朗讀,她又不會主動舉手答問題暴露黐脷筋問題,學校老師既然沒投訴,我們也就從未想過要她做手術。」

就這樣,Sabrina輕輕鬆鬆過了十年,只是偶然被家人取笑她「又黐脷筋」,她聳聳肩再說一遍,家人收貨,她就開心。直至今年初,媽媽發現Sabrina好像有點哨牙,於是帶她去見牙科醫生,希望及早箍牙糾正。誰知牙科醫生檢查完畢,認為沒有箍牙必要,反而發現她有脷筋過短問題。

「我們一直都當黐脷筋不是甚麼一回事,反正不影響日常生活,不影響外觀。直至醫生告知,這問題比牙齒更需要急切處理,並可以利用水激光這項小手術切開筋,最重要是過程簡單快捷,女兒不會受痛苦,我們才想到不如徹底解決問題。」蘇太說。
舌繫帶短 影響發音
牙周治療專科馮建裕醫生說,舌繫帶過短(tongue-tie或ankyloglossia),會影響舌頭活動幅度,像被箍住一樣,某些音無法準確發出,特別是當舌尖要頂上門牙的發音,如L、T音便無法做得到。

脷筋,即舌繫帶(lingual frenum),是指我們舌頭下的一片薄膜,連接舌頭及口腔底部。我們的舌頭在正常情況下,可以頂住上顎、頂住上排牙齒,伸出唇外三至四厘米。如舌繫帶過短,舌頭的活動範圍便受影響。根據文獻記載,舌繫帶過短的嬰兒,吸啜母乳可能出現困難。至四、五歲說話時如發現有發音不準問題,應先檢查聽力,如果經檢查發覺屬舌繫帶過短問題,可先通過語言治療糾正發音,如無法糾正,可考慮進行剪舌筋手術(incision of tongue tie)。

傳統剪舌筋手術由口腔手術專科醫生進行,利用手術刀剪開,有一定出血量,手術後需要縫針,一至兩星期後才康復。利用較新的水激光割脷筋,則可以享受即時止血、創傷少、康復快、毋須縫針等好處。過程中,病人只需噴麻醉藥,有需要再注射少量麻醉藥,過程只須十數分鐘,做完手術休息一會就可以離開,約兩小時後麻醉藥散去,便可以正常飲食。發音方面,基本上手術後即日便可以準確發音,視乎病人適應而定。

馮建裕醫生說,水激光是結合兩者好處,「只用激光,切口會較深,創傷會較大;只有水,又不足以發出足夠能量切割。但利用水激光,可結合兩者的好處,由水能量帶住激光能量,切割深度淺,切割面細緻,對細胞組織造成創傷極細,所以病人很快康復。」

不同波長 各有目標


馮醫生解釋,激光技術在牙醫應用方面有兩大種類,其一是「真空二極激光」(diode laser),另一種是「水激光」(water laser),兩者有不同波長,真空二極的波長是940nm,水激光就介乎2,780至2,940nm。「激光的特點是,不同波長鍾愛不同組織,所以各有不同切割目標,舉例有些激光鍾愛黑色素,例如1,064nm波長,這就是皮膚科醫生常用來清除色斑。牙醫所用的真空二極激光波長是940nm,因為這種波長鍾愛紅血球,故我們用來切牙肉、止血就最適合。」

至於波長2780至2940nm的水激光,就鍾愛水分,「口腔中很多組織都含水分,包括牙肉、牙骨,琺瑯質都有水分,將激光打入,組織吸收能量,就可以進行破壞、切割。」

適當能量 調校準確


激光與傳統手術刀、鑽的另一個分別是,前者有手的觸感,後者只能靠肉眼判斷切割位置,故一定要準確。如何確定位置準確無誤,一要經過適當訓練,二要了解所用的儀器特性,三要利用一些顯微技術,例如戴在頭上的放大眼鏡,將影像放大二點五至六倍。

至於用多大能量,醫生會根據儀器指引,就着病人的年紀、接受激光的組織特性、不同手術步驟等,調校至適合能量。水激光可以調校的能量有三方面,包括激光能量、水能量及脈衝速度,三者配合以達至最理想效果。這點非常重要,因為能量過低,無法完成工作,如果能量過高,多出來的能量可能傷及其他組織,引致流血、發炎紅腫,延長康復期等。

由於適當激光技術,能達至良好的效果,蘇太和女兒在了解過手術程度後,選了四月考試前一星期接受手術。Sabrina說,手術前並不緊張,但當天放學後到診所,看見那部水激光儀體積不小,開始有點「驚驚哋」。幸好手術一如醫生所言,只是短短十五鐘,她在戴上保護眼鏡後並不害怕,只聽到儀器發出的聲音,及吸口水儀的聲響。

十五分鐘後,Sabrina在診所休息了一會,聽過醫生對她的提點,如不能進食太熱、太辣、太刺激的食物後便離開。當天,蘇太承諾帶她到診所附近的皇室堡吃Burger King的大漢堡。可惜,Sabrina卻無法吞下。「其實當時都未過兩小時,麻醉藥仍未散,那些漢堡包又大,她根本無法大口咬下,只能小口小口的吃,吃得很辛苦,吃了一會便放棄。」蘇太笑說。

未習慣 經常咬舌


手術後有否不適?Sabrina說,「手術後感覺有啲怪怪哋,像有些東西頂住在舌下似的。」大約一星期後,怪怪哋感覺消失。不過一星期後覆診,她卻向醫生說出另一困擾,就是說話時經常咬到舌頭。蘇太說,可能是女兒割了脷筋後,舌頭活動能力大增,她依照平日的活動幅度,怎料舌頭伸得太長,不自覺便咬傷自己。

經過兩三星期習慣後,Sabrina已自動調整舌頭的活動幅度,咬舌頭情況已大為減少,而她再不用很辛苦,才說得出「呢」、「啦」、「囉」這些L音字了。

激光切口細緻


為何激光會較傳統手術儀器,對身體造成較少創傷? 馮建裕醫生解釋,利用激光切割,只會切5至10細胞層;真空二極激光就較深,切15至25細胞層;用刀則是100至350細胞層,用電刀(舊式)就1,000至1,500細胞層。「激光的切割深度,只是5至25細胞層,是一個很淺層的破壞,有時因為破壞太淺,病人的組織根本察覺不出這是侵入,故在細胞修復、康復進度都較好,造成的痛楚、水腫等,亦比傳統治療輕微。」
東周網
選文:嘉樂 編審:星Sir
醫護研習組
相關文章所提供的資料及相關醫護資訊,
只作一般性參考用途,並不能取代醫生會面診斷之效果。
如有身體不適請即求診,切勿延誤治療。
若資料有所漏誤,本網及相關資料提供者恕不負責。

Copyright©2017 www.seedoctor.com.hk
All rights reserved